解剖术

不学无术√底层屑√

【食物语】少主她是皮之有度的楷模



*我又来迫害少主了√(危)



*私设如雷,ooc渣文笔预警



*今天我就是十八线lan片导演)确信



*请有序围观少主悬崖峭壁寒风中引体向上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题记:



空桑食神伊挚膝下有一对儿女



其长女身高八尺有余,剑眉星目,腰围宽度与山间老树相较不相上下,生得怪力,传言称其可一拳打死一头牛犊,性格豪爽,颇具领导风范,好社交,盟友遍布天下,再有传言称其曾在市集对某易姓男子大打出手,后者不能下床行走三天有余……



次子生的一副翩翩少年相,常以一身简练白衣示人,面容清秀,为人谦和,一撇一笑皆牵动闺中万千少女心,憾其不近女色,此等少年郎世间实乃难寻,闻者皆扼腕叹息



“ ……我不近女色?”



“  就是说你gay呗,话说你看了半天重点就在这? ”



“ ???这还不是重点?”少年面露怀疑之色



“ 还真不是 ”少女埋头抄着菜谱繁衍道



“……不行,我得扭转一下这些俗人的观点!这是误解!”



“男人堆里长大的,人家误解也正常啊,你激动什么?身正不怕影子斜!”少女放下笔作苦口婆心状



“我们空桑的家人知晓你不是那般人就足够了,难不成你还想出门游历一番,让世人眼熟你一遍?”



“ …… ”



“你,不会吧?”面露俱色



少年面色凝重地点头



“对不住了,老姐”



男少主收拾了几样物什双叕叕地跳进了万象阵,众食魂闻声赶来后阵法已布置至尾声



少女撕心裂肺的啼哭划破空桑寂静长夜




“ 伊XX你个※的%#◎※※※#※ ”




万象阵处值班食魂均能听到幽怨啼哭回荡,余音绕阵三日不绝



空桑双少主自此一人世间游历,一人肩负起空桑振兴之重任




时至今日,现任空桑少主忆起胞弟依旧会热泪盈眶,骂骂咧咧




此乃并没有起到承上启下作用的前传








幼女期



空桑少主与世间的普通孩子一样,迎来了上学的年龄,虽然她自幼跟在食魂身边已经习得不少东西,吟诗作对,品茗作画都不在话下,正经的学习场所有诗礼银杏的学堂,管家监督的瀑布悬崖修行……



但是人间的正经学校还是要上的



空桑少主入学后,常由锅包肉,太极芋泥,扬州炒饭,开水白菜,佛跳墙一行人为其辅导作业



照料少主饮食起居的鹄羹兼任陪读



少主很好学,勤学钻研那种,学校的语文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无非填词造句,默写诗篇之类,能轻松解决,但是对于作文的命题她总是充满疑惑



《我爱我家》,《我的父母》,《家的一角》,《家是什么》,《家庭》,《我的妈妈》,《父爱》……



少主的父母双亲常年在外云游,唯一的胞弟也同样去人间游历,她总会烦恼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来描写



于是少主的作文薄上出现以下字句:




父爱就如同锅包肉的瀑布修行,悬崖边的引体向上,鞭挞我前行,磨砺我意志……



鹄羹总会在我疲惫困倦时安慰我,为我准备热茶和点心,还会为我掖好被角抵挡夜间寒风,我时常会从鹄羹身上感受到如沐春风母爱般的母爱。



春卷手巧,青团小葫芦活泼好动,小鳜鱼乖巧可爱,我们常常会在晴朗天气一同外出野炊,一品大哥作为监护人和踏青社社长身份陪同我们一起



……



我爱我家!




次日,语文老师批改作业后大惊,踌躇一番后决定家访,



并向教导主任通报,疑有家暴迹象



放课后的少主与前来接应少主回家的佛跳墙一同被邀至办公室喝茶,二人入室,教导、政教、学习主任皆面带愠色与同情。语文老师招手向她示意,少主惊疑。



语文老师柔声细语:




“ 你不要怕,老师们会为你做主,你告诉老师,日日逼迫你在悬崖峭壁瀑布下做危险运动的锅姓男子是谁?鹄羹又是谁?与你什么关系就好 。”



少主与佛跳墙面面相觑,顿悟



“他们是我的再生父母!”



孩童的声音响亮透彻,天真无邪。



屋内一干人等受到冲击,久久不能回神,少主和佛跳墙手牵手回了空桑。



过几日,如期家访,锅包肉通知了食神伊挚,一行人接待解释了来龙去脉。



语文老师知是误会后,憋红了脸,心下愧疚万分,只干巴巴道:“这孩子,太调皮了哈哈哈”



少主附和“哈哈哈哈哈”



锅包肉见状,冷笑,辞别食神伊挚与老师




少主在悬崖边上吊了半个时辰的自由引体










少女期



光阴荏苒,时光一去不复返




少主身形已从稚嫩女童过渡到了青涩的豆蔻少女阶段




一撇一笑,举止投足已经可以引得一班小男生萌动不已




于是乎,少主的桌屉一时竟如名胜景区,游客络绎不绝,零食与玩具不断落脚,书本已然塞不下,少主再三思索后把桌屉锁起来了




某日午休期间,少主睡眼惺忪地走到贴着自己名字的储物柜前,踮脚去摸,竟然被人撬了锁,心下大惊,薅开柜门,洋洋洒洒的信封纸条兜头而下,各色礼盒或扭曲或变形满满当当挤塞在柜里,状况惨烈。




周围目睹全程的群众或投以艳羡目光或惊叫出声



少主双叕叕声名鹊起了




少主背着满满当当的书包如履薄冰地挪动至校门前



太白鸭接过书包时一个趔趄



“ 小友,这是?”




少主面不改色“不知道,可能是学校派发的加餐吧”



太白鸭挑眉“高浓度酒精巧克力也能做加餐?”



他方才扫过礼盒上附带的卡片,见那字迹拙劣,毫无半分文采可言,尽是些谄媚和粗鄙之语。剩下的礼盒信件不用看他也能猜个七八分,此事还需从长计议



当晚,空桑所有食魂都知晓了少主受到外界俗人堪称骚扰的热烈追求




锅包肉对桌旁散落的各式礼物视若无睹“现在您应该就寝了,明天您还有两组引体向上需要做。”




少主擅长观察脸色,见锅包肉面色并无怒意,众食魂也如平常一样品茗饮酒,发呆,看书,便坦然地出了书房



屋里一众食魂见少主身影远去逐渐收起手中掩饰



太极芋泥执羽扇遮去大半张面容,冷冰冰开口:“从首当其冲者下手便是”



第二日,晨起,少主推门,作呆滞状




“我觉得duck不必”



锅包肉冷笑,“除非您想再被人撬锁袭击一次”



少主认命,在一行食魂浩浩荡荡的押送下护送下去了学校,引起校友争相围观




少主她又双叕叕声名鹊起了




自此,少主的储物柜成为了禁地般的存在,据某些不愿透露姓名已转学人士透露,她本就不是寻常人家,众人心目中的少主已然成了道上的人




tbc~后方彩蛋(可跳过)






叛逆期     




少主的叛逆期起始于一句话,结束于一句话



某日,被锅包肉一如既往地拎去悬崖峭壁做自由引体时



少主说,她已经会单手做引体向上啦!



锅包肉冷漠地盯着自豪地展示技巧的少主“您可真是个小机灵鬼”



空桑少主从此日日勤勉,风里雨里,雪里霜里坚持打卡并立志成为一个出色的杂技演员



“乖,练好了批准你上空桑春晚压轴节目”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(真的)



※感觉少主她真的无所不能,什么都会一点那种,而且也不缺乏活泼可爱的性格,拿捏有度,每次都皮的刚刚好,在理智线崩断的边缘反复横跳(这里点名锅包肉)总结就是我爱少主



※这篇文和我的初衷出发显然写偏题了,我是想写养成系少主的,在食魂陪伴下度过各个时期,幼女期,小女孩时期,青春期,叛逆期……在食魂的精心照料和爱意倾注里长大的少主,这样看来我是没有写完的,对八起我太烂啦orz(顺便解释前传是我的一个小脑洞,顺带夹进来的)




※最后,谢谢耐心看到这里的您 ❤️啵啵~



※(小声说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评论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《恋与漫威》你可以推我滑行李箱嘛?🌈🌈🌈

OOC是我的,超英是姑娘们的


 

一个无脑小甜饼吧(大概……咳)🌈🔪


 

我个人很喜欢滑行李箱,😂😂😂一般都是舍友帮忙推着玩的,机场或者走廊只要愿意,随时可以玩的游戏。❤️


 

如果接受设定请看正文💐💐💐


 

喜欢的话求红心蓝手评论喔!❤️


 

含盾/铁/基/虫/锤




 

盾——


 

“Steve”你停下来,拉着他的袖子



 

“……你真的很想玩吗?”



 

你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



 

“……这些都是小孩子喜欢的游戏,但是如果你愿意,也不是不可以”



 

他微俯下身检查确认你坐稳了,然后轻轻把行李箱带出一段距离



 

最后他还是选择一只手推着行李箱连带坐在上面的你



 

“……”



 

“……Steve,行李箱不是这么玩的”你扬了扬下巴,示意他看不远处玩的正开心的孩子。



 

美国甜心用他温柔真挚的眼睛注视着你:



 

“机场人比较多,我怕你受伤”



 

[我信你个鬼]







 

铁——



 

小胡子先生从来不会拒绝你,即使是这般孩子气的要求,


 

“Stark夫人,你要坐稳了”焦糖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,



 

他松开手,金红色泽的行李箱在地面上滑出一段平稳的弧线


 

Tony推行李箱也很厉害,你感慨着,力度适中,弧线和距离也很远。



 

你回过头,身后没有人,只有傍晚的夕阳投射在大厅玻璃上灼目的光芒



 

“Stark夫人,可还满意?”某人已经轻轻环抱住你的腰,在你耳鬓厮磨


 

[??!我紧急刹车]






 

基——


 

“Loki,你可以推我玩行李箱吗?”你欢喜又忐忑的语气勾动着他的心弦


 

他摊开手里的古籍,抬眼盯住你


 

“好啊”邪神大人嘴角笑容明朗如新月


 

细腻光芒层层包裹住你,墨绿的行李箱缓缓滑行起来……


 

神殿寂静无声,少女的长发在魔力作用下漂浮起来,泛起点点星光,最终又消融


 

“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满足你?”


 

他的心和行李箱都在沾染凡尘,但是擦拭它们的人已魂飞魄散……



 

虫——


 

“……❤️真的要玩吗?”


 

“对啊,Peter,快坐上来啊!”


 

你拍了拍红蓝相间,贴满了Q版小蜘蛛贴纸的行李箱。


 

Peter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


 

“但是,这样好像不太对,唔,我的意思是应该让女生坐吧,推行李箱的事情应该叫男孩子来做”



 

你皱着眉头开始认真考虑,结伴的情侣从你们旁边呼啸而过……


 

“emmm好吧”你堪堪坐稳


 

行李箱滑出了一段令你心情相当舒畅的距离


 

你回过头,讶异地发现他并未松手


 

“Peter?”



 

“……抱歉,❤️”少年不太自然地别过脸


 

‘啊啊啊!!怎么办,她好可爱!我竟然忘了松手!坐在箱子上面也好轻啊!放手了被风刮走怎么办!!’


 

内心太过于仓促,羞涩的少年紧紧咬着嘴唇强装镇定



 

你面对着少年脸颊的飞红,感觉温度飙升


 

原来脸红也会传染啊……








 

锤——


 

“那个,Thor”


 

“吾爱你想滑行李箱吗”



 

“……嗯”


 

Thor坐上行李箱就是个百米冲刺(滑行)



 

“吾爱——,你也来滑啊,确实很有趣”



 

远处一个灰色人影挥着手,盛情相邀



 

你仿佛看到一只大金毛向你摇着尾巴,笑得灿烂无辜又傻气












 

求红心蓝手评论哇,🌈大声,爱他就和他滑行李箱!!!







漫威乙女,你和超英的女儿╱儿子眼中的你们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你和Thor的儿子:

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想了解一下我的父皇和母妃的事迹,我也很乐意为你讲述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父皇是一个好的君主这一点母庸置疑,但是关于父皇是否是一个好的丈夫.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也尽力了,以中庭人的说法来形容的话,我觉得‘钢铁直男’这个词汇和他很贴切,他和我的母妃非常恩爱,堪称阿斯加德的模范夫妻。当然如果他不是经常干傻事的话,也是一个正经的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关于他干的傻事,有一件我记得非常清楚,在我满两周岁的时候,他偷偷带我去了彩虹桥然后把它的锤子塞给了我,让我握着锤子尝试飞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,我被锤子带着以100倍+的速度掉了下去,最后还是碰巧经过的叔叔顺手把我捞了回来,你问那个叔叔是谁。他是我父皇的兄弟,我和叔叔的关系不错,父皇不在皇宫的时候我们常常一起去中庭逛,那时我对中庭的凡人很感兴趣,现在也是

        父皇从小对我言传身教的就是努力习武,保护好我的母妃,这一点虽然不错,但是他还是太粗心了,母妃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当然需要更细腻的呵护,因此母妃偶尔需要父皇而父皇在整理政务的时候,都是由我来照顾她,不过父皇很会制造惊喜,所以母妃少有失落的时候……即使有,我也会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,但是,前面挤了一个父皇所以很多时候不管我多快,也只能抢得个第二时间……(怨念)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那么客人 我觉得现在我该走了,今天是母妃的生日,我想为她送上第一份祝福,去年被父皇抢先了2.01秒,这次我一定要快一些,赶在父皇之前……(急匆匆离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