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剖术

不学无术√底层屑√

《恋与漫威》你可以推我滑行李箱嘛?🌈🌈🌈

OOC是我的,超英是姑娘们的


 

一个无脑小甜饼吧(大概……咳)🌈🔪


 

我个人很喜欢滑行李箱,😂😂😂一般都是舍友帮忙推着玩的,机场或者走廊只要愿意,随时可以玩的游戏。❤️


 

如果接受设定请看正文💐💐💐


 

喜欢的话求红心蓝手评论喔!❤️


 

含盾/铁/基/虫/锤




 

盾——


 

“Steve”你停下来,拉着他的袖子



 

“……你真的很想玩吗?”



 

你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



 

“……这些都是小孩子喜欢的游戏,但是如果你愿意,也不是不可以”



 

他微俯下身检查确认你坐稳了,然后轻轻把行李箱带出一段距离



 

最后他还是选择一只手推着行李箱连带坐在上面的你



 

“……”



 

“……Steve,行李箱不是这么玩的”你扬了扬下巴,示意他看不远处玩的正开心的孩子。



 

美国甜心用他温柔真挚的眼睛注视着你:



 

“机场人比较多,我怕你受伤”



 

[我信你个鬼]







 

铁——



 

小胡子先生从来不会拒绝你,即使是这般孩子气的要求,


 

“Stark夫人,你要坐稳了”焦糖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,



 

他松开手,金红色泽的行李箱在地面上滑出一段平稳的弧线


 

Tony推行李箱也很厉害,你感慨着,力度适中,弧线和距离也很远。



 

你回过头,身后没有人,只有傍晚的夕阳投射在大厅玻璃上灼目的光芒



 

“Stark夫人,可还满意?”某人已经轻轻环抱住你的腰,在你耳鬓厮磨


 

[??!我紧急刹车]






 

基——


 

“Loki,你可以推我玩行李箱吗?”你欢喜又忐忑的语气勾动着他的心弦


 

他摊开手里的古籍,抬眼盯住你


 

“好啊”邪神大人嘴角笑容明朗如新月


 

细腻光芒层层包裹住你,墨绿的行李箱缓缓滑行起来……


 

神殿寂静无声,少女的长发在魔力作用下漂浮起来,泛起点点星光,最终又消融


 

“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满足你?”


 

他的心和行李箱都在沾染凡尘,但是擦拭它们的人已魂飞魄散……



 

虫——


 

“……❤️真的要玩吗?”


 

“对啊,Peter,快坐上来啊!”


 

你拍了拍红蓝相间,贴满了Q版小蜘蛛贴纸的行李箱。


 

Peter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


 

“但是,这样好像不太对,唔,我的意思是应该让女生坐吧,推行李箱的事情应该叫男孩子来做”



 

你皱着眉头开始认真考虑,结伴的情侣从你们旁边呼啸而过……


 

“emmm好吧”你堪堪坐稳


 

行李箱滑出了一段令你心情相当舒畅的距离


 

你回过头,讶异地发现他并未松手


 

“Peter?”



 

“……抱歉,❤️”少年不太自然地别过脸


 

‘啊啊啊!!怎么办,她好可爱!我竟然忘了松手!坐在箱子上面也好轻啊!放手了被风刮走怎么办!!’


 

内心太过于仓促,羞涩的少年紧紧咬着嘴唇强装镇定



 

你面对着少年脸颊的飞红,感觉温度飙升


 

原来脸红也会传染啊……








 

锤——


 

“那个,Thor”


 

“吾爱你想滑行李箱吗”



 

“……嗯”


 

Thor坐上行李箱就是个百米冲刺(滑行)



 

“吾爱——,你也来滑啊,确实很有趣”



 

远处一个灰色人影挥着手,盛情相邀



 

你仿佛看到一只大金毛向你摇着尾巴,笑得灿烂无辜又傻气












 

求红心蓝手评论哇,🌈大声,爱他就和他滑行李箱!!!







漫威乙女,你和超英的女儿╱儿子眼中的你们

        首先是你和Thor的儿子:

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想了解一下我的父皇和母妃的事迹,我也很乐意为你讲述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父皇是一个好的君主这一点母庸置疑,但是关于父皇是否是一个好的丈夫.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也尽力了,以中庭人的说法来形容的话,我觉得‘钢铁直男’这个词汇和他很贴切,他和我的母妃非常恩爱,堪称阿斯加德的模范夫妻。当然如果他不是经常干傻事的话,也是一个正经的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关于他干的傻事,有一件我记得非常清楚,在我满两周岁的时候,他偷偷带我去了彩虹桥然后把它的锤子塞给了我,让我握着锤子尝试飞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,我被锤子带着以100倍+的速度掉了下去,最后还是碰巧经过的叔叔顺手把我捞了回来,你问那个叔叔是谁。他是我父皇的兄弟,我和叔叔的关系不错,父皇不在皇宫的时候我们常常一起去中庭逛,那时我对中庭的凡人很感兴趣,现在也是

        父皇从小对我言传身教的就是努力习武,保护好我的母妃,这一点虽然不错,但是他还是太粗心了,母妃是一个美丽的女人,当然需要更细腻的呵护,因此母妃偶尔需要父皇而父皇在整理政务的时候,都是由我来照顾她,不过父皇很会制造惊喜,所以母妃少有失落的时候……即使有,我也会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,但是,前面挤了一个父皇所以很多时候不管我多快,也只能抢得个第二时间……(怨念)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那么客人 我觉得现在我该走了,今天是母妃的生日,我想为她送上第一份祝福,去年被父皇抢先了2.01秒,这次我一定要快一些,赶在父皇之前……(急匆匆离去)